www.067.net www.809.net www.350.net www.905.net
当前位置:管家婆 > www.133888.com >
休学一年去环球探索 让他看到了人生更多可能性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5-07

王思涵

大洋网讯 在中国,有一些年轻人,正用行动关注着在战乱中饱受身心摧残和丧亲之痛的叙利亚儿童,这其中就有北大在读学生王思涵。他曾亲赴叙利亚难民聚集点,用镜头记录叙利亚儿童充满硝烟的生活,向世界讲述更真实的叙利亚故事。

作为热爱摄影和音乐的北大理工男,王思涵喜欢不走寻常路。尽管现在还只是北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大四在读学生,他却有不少特别的个人故事。造访叙利亚难民聚集点,只是王思涵休学一年中的一段路程。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王思涵说:“我看到叙利亚孩子们的笑脸时真的非常触动,在我们奔波着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时,不要忘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还有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

而王思涵的人生,也在这一年的游历中,悄然变轨。

用镜头关注叙利亚难民

2016年7月,王思涵参加了北大对约旦、以色列的一次调研活动,在参观约旦大学的时候,校方刚好要送一批物资到叙利亚难民聚集点,他们一行被邀请一起运送物资。“我只是看到了众多难民点中的一隅,其实并没有很理解他们的苦难,也看不到更多叙利亚难民所面临的更恶劣的生存环境。”但是,这一次经历让王思涵毕生难忘,而热爱摄影的他也记录了很多珍贵的影像。

“一个小女孩在我蹲下换镜头的时候跑了过来,我以为她会像其他孩子一样向我索要礼物,但是她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我的水放在地上,她拿起了水瓶。水在那边是极为缺乏的物资,我以为她要把它拿走。但是她没有,她轻轻地把水拿起来递给我,她只是想把它递给我,我接过水她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便跑开了。”

在那里,他看到难民儿童同样有自娱自乐的方式。“战争过后,他们成为难民这一特殊群体,但他们的童真并不会因此泯灭。”

“由于长期接受外界的救济,这里的孩子们见到我便一直用阿语说着‘礼物’,我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心存感激。”王思涵介绍,那里仅有一名教师,孩子们所受的教育还是远远不够,他们可能长大以后便跟父母一样,生活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王思涵说,作为一个外来者,也许我们无权评判他们的生活,只能尽量地去为他们做一点事情。“我所看到的,能用镜头记录的,只是当地当时的一些情况,通过镜头希望更多人能关注叙利亚难民的境况,希望孩子们有一个不被战火笼罩的童年。”

申请“间隔年”环球旅行

这次调研活动发生在王思涵“间隔年”的尾声,2015年10月,大三开学后的王思涵,在拿到“海上学府”项目的邀请函之后,马上就向北大申请了一年的“保留学籍”。“间隔年”(GapYear)是指青年在升学或毕业后工作前,做一次长期旅行,在步入社会之前体验与自己生活的社会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这一概念起源于西方国家,近两年也受到中国学生和社会的广泛关注、讨论。

中国的大学生很少选择“间隔年”,王思涵就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海上学府”项目环球旅行的船上有600名世界各国的学生,其中只有几个中国学生。在此之前,北大还没有学生参加过这个项目,在他之后,去了好几个北大学生。

“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午后,你做了一个决定,你并不知道其实你已经在人生十字路口转弯了。”

这次环球旅行,耗时102天,航行两万海里,走过四大洲。在海上的时候,他与600名学生一起上课、交流,成为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在陆地上则是独自去感受每个国家地区人文与自由的美。与别人不同的是,每到一个地方,他总是背着重30斤的相机、镜头、电脑等设备,虽然一开始英文磕巴,但他还是一心想要用镜头记录下旅程的每一个时刻。

缅甸丢手机 英国受帮助

旅途是多姿多彩的,比如,在毛里求斯随教授考察生态多样性,在摩洛哥骑骆驼穿行在撒哈拉沙漠,在英国英弗尼斯驾驶小飞机飞上云霄……

但也遇到很多预料之外的事情。虽然缅甸犯罪率极低,但他的手机竟然在当地被偷了。当地人迅速帮助他报警,四小时后定位到手机在一百多公里外的一个村庄。于是十二个警察表情严肃地跳上卡车,带着他穿越森林、河流和沙漠,按照icloud的线索去往一百多公里外的小村庄追查。

“警车奔驰在缅甸丛林,警察们和我讲着彼此都不熟练的英文和刚刚学的几句缅甸语,大家坐在摇晃的车兜里,嚼着槟榔喝着缅甸啤酒。直到到达村落,警察组成的摩托小队开始进村调查,我才意识到这电影般的情节是现实。”虽然最终手机没能找回来,但这段奇遇让他记忆犹新。

除了危险紧张的经历,也有很多温馨的相助。在英国威廉堡时,因为旅程变故,他发现当地没有任何可以住宿的旅店,巴士上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苏格兰大叔说刚好家人外出旅行,可以在他的家中留宿。“分别时大叔驱车将我送到了巴士站,当问及自己应该如何报答时,大叔笑了笑说不用。”他说,“当站在雨中的巴士站,除了满满的温暖,心中还有着难以言说的触动。”

旅行接近尾声时,王思涵慢慢发现很多原本以为很重要的事情其实只是生活里微不足道的小事,正因如此,才有了他后来的中东之行。“间隔年”让王思涵看到了,原来还有一些隐藏的道路,正吸引着他去探索。

把个人经历拍成微电影

“间隔年”在西方会比较多见,而国内一般学生、家长都认为应该先把学业完成了再去做这样的事情。“很多时候别人说,你的选择很勇敢。其实,我是因为不够勇敢才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不敢选择我不喜欢做的事情。”

在环球旅行之前的众筹活动中,王思涵曾承诺要交出一部影片、一张专辑、一套明信片、一本书。目前,他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自编自导的青春微电影《时光慢递》将赶在毕业前剪辑出来。

在本专业大部分同学都选择读研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会先做自由职业者。在完成本专业课业之余,他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到自己的摄影爱好上面。自大二开始,他就开办了一个电影工作室,有时会接一些商业活动,然后把赚到的钱投入到自己的微电影上。

这部微电影是一个漫长的计划,素材时间跨度很长,可以说是从大一一直拍到现在,也会有环球旅行的印记。因为要在毕业前完成这部微电影,虽然学生演员齐心协力不计付出与回报,但是实际拍摄中往往困难重重,他自嘲每次拍片发际线都得上移三厘米。

环球旅行带来的影响很难量化,他说,总之,可以感受到生活某些地方变了。有一个改变是,环球旅行之后,原本不爱旅行的他,开启了假期穷游世界的生活方式。每到一个地方,他都特别喜欢拍延时摄影,将一长段时间浓缩起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世界。

他说:“我很喜欢这句话:旅行就是这么奇妙,它总会带给你意外,破除你的成见和结论,反复告诉你:生活可能是任何样子,但唯独,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这句话是在拉萨一家书店的明信片上看到的,那家书店有时光慢递服务,可以选择一年后收到或者多年后收到明信片。一年后他收到这张寄给自己的明信片,发现上面写着:“不论你以后在做什么,希望是你喜欢的。”看着自己的字迹,他感慨万千。而他的微电影也有部分灵感来自于此。

有时,他会突然想到在海上的日子。“或许梦想什么的从来都没有离开,只是在周遭人的质疑,时光的消遣,惯性的懦弱里,我们已经听不清自己内心的声音了。直到某个万籁俱寂的夜晚,突然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耳边告诉你,少年依旧如风。”

对话

“间隔年”让他看到更多可能性

记者:见到叙利亚难民,让你内心有什么触动?

王思涵:战争遥遥无期,而孩子是战争中最无辜的人。孩子们曾告诉我,三公里外就是叙利亚的边境,他们很想回到家园,但是战争改变了一切。根据2016年的数据,大约有三百万叙利亚难民生活在约旦,联合国登记的有一百五十万人。他们或在难民营中或散居在约旦各地。这里的孩子们很难得到教育资源。我看到孩子们的现状时很心痛,除了生存环境的恶劣,他们没有更多受教育的机会。

记者:对于“间隔年”,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思涵:说起来有点难概括,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回头去看感觉都不一样。现在来说,从“间隔年”的经历我看到了很多可能性,包括人的可能性、世界的可能性,比如叙利亚,我们可以看到很伤痛的一面,也可以看到很多陌生人赶来帮助的温暖一面。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会让你对生活更包容,某种程度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

本来,我应该是走在一条很正的轨道上,一切似乎都事先安排好了,上高中是为了考大学,考上大学是为了以后发展……现在,我发现原来身边有很多路,是可以自己去选择的,内心有了探索的欲望。

记者:环球旅行回来后,你还能适应校园生活吗?

王思涵:环球旅行之后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很难再自如地做学生,世界杯足球赛视频。一开始我根本没有办法回到平常生活,因为已经习惯了每一天都奔波在路上,习惯每天都遇见新的人、新的事情、新的风景,每个人身上似乎都充满故事,每天都是新的,而回到学校以后每天都是一样的,这是很难适应的。

然后还发现大家所关心的事情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因为角色没法转换,回校之后有段时间很孤独,觉得大家已经不是在一个维度上。这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可能就是一种改变。我最终还是回到了真实的生活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年是我人生至关重要的一年。

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谢绮珊



友情链接